当前位置: 主页 > 莱克伊登 >
以相亲交友为幌子 老乡“抱团”跨境诈骗 31名被告被判刑
发布日期:2022-01-27 22:05   来源:未知   阅读:

  (记者 张玲 通讯员 李扬)近日,深圳市福田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一宗跨国境电信诈骗案成功获判。一审法院认定31名被告人诈骗罪名成立,分别判处各被告人有期徒刑十年至三年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

  2018年8月份开始,被告人柯某某等人在境外通过各种婚恋网站和社交软件,以相亲交友为幌,虚构“高富帅”、“白富美”形象与被害人发展感情。在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后,称“已经掌握了博彩软件开奖走势规律”,进而诱骗被害人到该犯罪团伙开发控制的“快乐10分”、“快乐国际”、“快乐十分”、“欢乐国际”等虚假的博彩网站、APP中充值下注。

  该赌博网站平台的开奖结果实则由被告人掌握和控制。被告人前期通常先让被害人小金额充值,带被害人下注小赚,继而不断加大诱骗力度,让被害人充值更多的钱,甚至指导被害人进行各种贷款充值和向亲朋好友借款进行充值,再带领被害人反向操作或者直接后台更改开奖结果,直至被害人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经核查,本案被害人遍及全国,总涉案金额高达两千余万元。仅深圳地区一名医生即被诈骗两百余万元,这两百余万元包括被害人辛苦攒下的多年工资收入、公积金存款,还包括“被”向银行贷款近八九十万,向同事借款几十万等。

  相较于福田区检察院以往办理的跨国电信诈骗案,本案的犯罪团伙呈现明显的集团化趋势。他们专门在柬埔寨某工业园区内租用了两栋楼房供团伙的集中吃住及实施诈骗,并采用公司制管理模式,制定规章制度对纪律考核、奖励提成等予以明确,设立技术部门、“聊手”部门、财务部门、客服部门等分工协作,对作案用的手机、电脑、银行卡号等工具进行统一发放、回收管理,专门设置聊天软件、话术培训等用于提高诈骗的成功率。

  被告人柯某某等人还以“狼”为号,给各业务小组冠上了诸如“狂狼”、“苍狼”、“独狼”、“枭狼”等名称,各司其职各有任务,组员之间还根据诈骗实际需要频繁进行流动或交叉,互相协作配合,各环节紧密联动,跨境对全国实施“杀猪盘”系列诈骗,诈骗所得由犯罪团伙统一归集,支付场地租金、成员食宿成本之后,再按照制定的提成标准进行分赃。

  据部分被告人供述,称自己每天被要求完成添加至少5名好友的额度,完不成业绩就会被批评和扣发工资。还有被告人说在添加好友实施诈骗之后也觉得被害人可怜,于心不忍,但因纪律要求聊天账号被组长拿走,只能看着诈骗在继续实施。

  2019年,该犯罪团伙的大部分成员回国。2020年8月底,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后展开收网,在广东省某市辖区一举抓获21名被告人,另有部分人员收到风声连夜乘坐车辆到达云南西双版纳附近,意图出境外逃,被当地警方协助抓获10名。

  经核查,起诉的31名被告人中有26人都来自同一个区,具有明显的地域性,主要由亲属和老乡构成,包括了夫妻、姐妹、兄弟等关系,老板的亲弟弟和两个表弟均在团伙内担任主要职位。

  招募老乡、亲属形成犯罪团伙是该案老板的“苦心”之作,大家来自一个地方,彼此间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知根知底更易于操控驾驭。

  据部分被告人供述,在回国前,老板曾检查了各作案人员私人手机内资料,确保清空各种记录,销毁了所有作案工具,并且在回国时商量好怎样应对被抓审讯。

  借助高超的信息侦查技术,侦查人员深挖出作案窝点等视频照片,这些证据都成为审讯突破的关键点。

  最后多名被告人基本能够供认到国外实施电信诈骗行为,但仍避重就轻,面对多次出入境记录、待在犯罪窝点时长多达一年等客观证据时,多数被告人仍声称自己并没有诈骗成功。

  “老乡”式团伙的攻守联盟、避重就轻否认诈骗成功、使用假名无法对应到犯罪个人、浩繁的赃款转移路线等,让案件进展一时陷入瓶颈......

  为保证案件得到高质高效的办理,福田区检察院指定3名检察官组成专案组负责办理该案。专案组在侦查阶段即进行提前介入,参与指导案件展开调查取证工作,先后召开三次案件提前介入会议,前期提出了十几点侦查取证方向和要点,要求侦查人员注意固定和规范提取境外电子证据,注意对涉案资金款项的去向和嫌疑人的收入证据进行调取,破解了瓶颈难点,为固定关键证据和案件最终成功认定夯实了基础。

  根据2016年两高一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多人共同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对其参与期间该诈骗团伙实施的全部诈骗行为承担责任。即本案中,各犯罪嫌疑人应对其参与期间该团伙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

  2021年6月,两高一部颁布《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若干问题的意见(二)》,其中明确:有证据证实行为人参加境外诈骗犯罪集团或犯罪团伙,在境外针对境内居民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诈骗数额难以查证,但一年内出境赴境外诈骗犯罪窝点累计时间30日以上或多次出境赴境外诈骗犯罪窝点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以诈骗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证据证明其出境从事正当活动的除外。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承办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了各被告人详细的出入境记录,并补充了各被告人在窝点期间能够对应到的被害人被诈骗金额,最终认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以涉嫌诈骗罪对31名被告人全部提起公诉。

  因该犯罪集团下有多个分支团伙,部分条线在其他辖区处理,本案的证据还作为关键证据支撑了对其他犯罪团伙的犯罪指控。

  案件审查起诉期间,面对时间紧、任务重、疫情期间提审不便等多重困难,专案组成员克服个人生活和工作困难,严把证据关,合理分工协作,在大量案卷中梳理案情、排查疑点难点,以形成完整扎实的证据链条,撰写的审查报告294页共计17万余字,起诉书达25页。

  法院庭审阶段,本案经过1天的庭前会议,明晰了相关争议焦点。后经过3天半的庭审,专案组3名检察官和40余名辩护律师参与庭审。检察官紧扣案件焦点,当庭出示被告人出入境记录、被告人之间的微信转账清单、相关聊天记录、涉案资金流向图等大量证据,沉着冷静地对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量刑情节发表公诉意见,并针对被告人和辩护人的相关辩解进行回应,条理清晰、论证充分,有力地指控了犯罪。

  在梳理案情的同时,为保证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专案组认真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耐心向每名被告人宣读政策、释法说理,最终有25名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获得从宽处理。且庭审期间,多名被告人及家属通过辩护人自愿主动向法庭退赃,检察官根据案件发展依法及时调整相关量刑建议,确保案件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